【露中】激流里的青春之旧事

锲子

 

1934年 夏

 

       王耀提着两只大皮箱缓步走在北平的大街上,街道两旁蓊蓊郁郁地长着许多树,高低不齐的房屋依然是旧时模样,然而距离清帝覆灭已有二十年多之久。王耀不知不觉地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走到了一户府家门前。他似乎颇为烦恼,在门前不停地踱着步子,直到远处传来的一声呼唤“大哥!大哥——你回来了!”

       王港其实早已被告知大哥将在近期到家,然而,十年未见而深埋于心的思念在这个猝不及防的瞬间爆发了。他急冲冲地飞奔至王耀面前,突然便耷拉下了脑袋自然而然地抵在王耀的肩膀上。王耀其实很少见到弟弟示弱,他放下手中提着的皮箱,双手环抱住王港,笑道:“我回来了,这一次应该是不会离开了。”两人都放开彼此,王港一手揽着他甚是思念的大哥,一手提着箱子心情愉悦地推开了石阶顶端的大门。王耀只见眼前之景依然是十年前熟悉的样子,不禁感到几天来浮躁的心情变得舒怡而逐渐平静,只听见弟弟在耳边说道:“大哥,车马劳累,你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母亲应该还未醒来,等午饭时,她定有很多话要同你说。”王耀轻轻地点头,便自顾走去了自己的院子,他其实脑袋还很混乱,十年来一些难以忘怀的事情总是在离别后不断忆起,或者说,总有一个人,他不敢忘。

       王耀耗费了近一天的时间,才将自己其实并不多的行李安置妥当。午饭时,刚强的母亲在见到他这个不归的浪子后无法抑制地流下了眼泪。他知道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便不敢多讲留学时的困顿,只是用那些新奇的洋人事物打趣,母亲被他逗乐了,嚼着的饭食也觉得比以往有味而反常地多吃了一碗。老管家在旁高兴极了“大少爷啊!老头我终于盼着您回来了,老夫人她身体现今总是不好,又不肯多吃大夫开的西药,中药又不见奇效,却是心病所致。您回来了,老夫人她心情就和那白日似的放晴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王耀心中早已是泪流雨下了,这十年的磨练,他的性子早就不复从前,然而此时一身担子放下般的轻松着实让他的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此时悲喜交加的心情,让他深切体会到家所带给他复杂的情感,而这种情感是温暖的。这让他又怀念起那个不敢忘的人,他皱着眉暗自思索那个人现在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晚上,王耀在打发了前来赖着他要和他同榻而眠的王港后,便躺在床上发起呆来。这无疑是一个漫长的夜晚,王耀一边感叹着许久没有睡过这么舒适的床铺,一边蹭了蹭床上洗干的猫熊小布偶。他反转了多次,最终疲惫不动了。王耀在回家的第一个晚上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是异国的山水,是脸孔深邃的人。这一梦十年,醒来时眼睑沾泪;王耀想,是悲那可能再也见不着的人吧。可是,之后那谁也无法预料到的惨剧却再一次将他们俩紧紧绑在了一起。再往后,他是否能期待,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呢。

 

-----------------------------------------------------------------------------

 

此文BE慎入/强强对决/第一章很多人物真正性格并没有表现出来但会有一定程度ooc/露熊应该是在下章上线/回忆杀中/

作者不挖坑但是更新超级超级慢慎入

作者即使在大学依旧纯理科学术狗可能存在历史常识性错误欢迎大家指正

给 @辛弃疾 妹纸的点文~

最近在看一些民国的评书加上刚刚看完季羡林先生的《留德十年》于是有了这篇锲子,同时正在酝酿一篇abo军旅文,但是太难掌握节奏了~我加油~


评论(3)
热度(3)
  1. 辛弃疾Alexandrazhan 转载了此文字

© Alexandrazhan | Powered by LOFTER